徒步戈壁找虐 他们为啥乐此不疲
旅游
杜大人新闻网-分享有温度的新闻
啊sir
2019-08-28 15:13

  徒步戈壁找虐,他们为啥乐此不疲

  企业家热衷组团挑战自我,试图寻找精神源动力

  黄沙漫天,寸草不生,10级的黑风暴,地面温度50℃的酷热——环境恶劣的戈壁,没有逛景旅游的闲适放松,也没有城市生活的养尊处优,再加上许多人平时不锻炼,108公里听起来更是遥遥无期,可是越来越多的人,选择去戈壁徒步,甚至还有不少企业大BOSS和高层将走戈壁当作每年必不可少的重要安排。这茫茫戈壁究竟有何魔力,让他们如此痴迷?近日,记者做了一项调查。大多数参与者认为,虽然戈壁徒步虐身,却有益修心,并且在这过程中可以体会自我坚持和团队协作的力量,故而越来越多的人乐此不疲。

  参与者爆发性增长

  越是受虐越是上瘾

  近日,2019首届“丝绸古道万里行”励志中国挑战赛报名帖在记者的朋友圈刷屏了,4月中旬的比赛,将有近千名体验者在敦煌戈壁滩完成108公里徒步挑战。

  戈壁挑战赛缘起于2006年一场中印友好文化考察活动“玄奘之路”,后在商界精英推动下,第一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成功举办,目的是通过浸入式的亲身体验让学员的体力和心力得到锻炼,懂得团队协作的重要性。此后这一赛事每年举办,至今已有64所国内外著名商学院的近万名学员参与其中。

  “2013年我第一次参加‘第一届创业戈壁徒步挑战赛’。那时候,戈壁渺无人烟,没一点车辙和脚印,完全是原生态地貌。而现在,在适合戈壁行走的每年3~6月和7~9月,每月都有好几场大大小小的徒步赛,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限制比赛人数了。据估算,参加戈壁的体验者人数,前几年平稳地以20%的幅度不断上升,2017年参加戈壁挑战的总人数大约在25000人左右,去年总人数上扬到5万人,翻了近一倍。今年预计要到8万人。”爱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良红告诉记者。

  今年46岁的陈良红是我省最早参与戈壁徒步运动的元老之一。近六年来,几乎每年他都走一次戈壁,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。“当时我正处于创业初期,心也很大,觉得走路有何难,就报了名。”陈良红介绍,当时仗着身强力壮,开赛第一天他并没选择用登山杖,猛打猛冲,160名参赛选手中排名第8。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就遭遇“滑铁卢”,双脚胀得难受,坐下根本起不来。待到最后一天结束时,已是倒数。

  “当我最后抵达终点时,很多队友都跑过来迎接,那种温暖,是我之前从未体验过的。”从此,陈良红便成了戈壁挑战的忠实粉丝,他的人生之路也转了一个弯,从一个很宅的IT企业创始人转型成户外休闲体育产业的创业者,创立了“6628”运动社群,策划多种户外活动,不断发动身边的朋友一起玩。

  让灵魂跟上脚步

  学会给人生做减法

  36岁的飞象企业家平台发起者莫伟权走戈壁的缘起很简单。前几年,他认识的三位家族企业家先后因病去世,都是超负荷工作、缺乏锻炼引起的,因此他发现在重压之下,企业家健康堪忧。于是,去年他便组团参加了戈壁挑战赛,从敦煌出发到酒泉,总共88公里。

  “当时,参加戈壁挑战的人加起来有40人,其中80%来自浙江,说明我们浙商已经越来越发现健康的重要,而走戈壁是身心兼修、减压静心的好方式;今年我还会再去一次,从目前招募情况看,光是我们飞象平台有参与意向的,就已经有50人。”莫伟权介绍,现在许多戈壁挑战赛一般都是分四天,报名费大约为1万2千元左右,主要是众筹方式实现。

  莫伟权告诉记者,戈壁挑战赛出发时还是三五成群,到中后期已是一个人在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中跋涉,身边没有人可以说话,没有手机信号,没有杂事纷扰,安静到脑海中开始不断浮现过往。

  “这种感觉其实挺好的,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很快,很少有时间能静下心来。戈壁条件虽然艰苦,却是一个自我对话的绝佳环境,能让灵魂跟上脚步。”

  “最初走戈壁,是受到热爱运动的弟弟影响。当时听人推介戈壁徒步这项赛事很磨砺身心,于是就和弟弟一起来了场说走就走的苦行。老实说,走前对戈壁还是充满恐惧的。”43岁的姜程钟是杭州志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CEO,从事互联网广告设计和新技术研发。由于工作繁忙,姜程钟平时很少运动,已开始发福。2017年的“社群领袖戈壁挑战赛”,他是走得最艰难的一位企业家,也是感悟最深的。

  从未涉足戈壁的姜程钟,赛前准备可谓是十分充足:包里装满了水和零食,重量将近30斤。可本想着万无一失的他,刚走2公里就陷入窘境:身上背得东西太多,越走越费劲。即将体力透支的他,只能把精心准备的所有物品放上随行车带走,自己只带上一瓶水轻装上阵。